那两口井

井,水也,生存解渴之所需也;枯井,杂草丛生也,记忆之所寄托也。说到井,大多人并不陌生,不过要说是见过井的人,可能真的是不多了,不管经济发展的怎么样,在我很年幼的时候,我就记得大多数地方都用上自来水了。我的老家是个意外,靠近城镇,却始终没有用上自来水,也正因为如此,才有我对井的记忆。

年幼的时候,我家斜对面的一片生长着茂密白杨和松树的林子里,住着叔叔一家人,叔叔家后有条小河,童年的时候她是清澈的,清澈到每年春天来到的时候,都可以看到成群的鲫鱼在水底游荡,河边是几棵上了年纪的柳树,显得老态龙钟,但每年春天的时候,总是拿几棵老柳先从那些干裂的躯干上挤出嫩芽,然后是白杨……

稍往林子里走走,便是叔叔家,也是土房子,从叔叔家再往林子里走几步,有一口老井,童年的我,总是要拉好几个伙伴才能将井围抱起来,那口井并不是叔叔家的,而是周围不少人家公用的,秋天的时候,我喜欢在井旁玩耍,有白杨的落叶跟伙伴们玩游戏(白杨树的落叶有着很韧的梗,我们总是找结实的梗跟其他伙伴手里的梗对拉,谁手里的梗被拉断了,谁就输了,而输了的人便会去寻找寻找更结实的叶梗),这是童年时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年复一年,不知道什么时候,人们不再用那口老井了,而叔叔家也已经人去屋空,出没在屋子里的只有黄鼠狼,老鼠,猫和一些火炼蛇了,也因为没人用的原因,老井的周围布上了不少岁月的尘埃,蜘蛛网也破破烂烂地乱拉着,早上的时候,那些蜘蛛网总能捉到不少露水。

能想起那口井的,可能只剩我一人了,每年秋天的时候,我还是会去井旁玩耍,不过,没有了伙伴,我总是趴在井上,呆呆地看着井里幽黑幽黑的水,青苔几乎爬到了井口,每天早上我弄掉井口的蜘蛛网,第二天早上,那些网便又被挂到井口了,我总觉得,伙伴们总有一天会回到这里玩的,这样的等待,一直到我开始上学的那一天,慢慢地,最后一个记挂它的那个孩童也遗忘了它,知道有一天,我再去的时候,井水已经干涸,而林子里的树也基本被砍完了。

家里的小屋推掉重建的时候,在新屋的门口也打了一口井,一口很细的井,我几乎可以一只胳膊围抱它了。井水是冬暖夏凉的,每隔冬天的早晨,我喜欢从井里打上一盆清澈的井水洗脸,那种温暖,在冬天里显得特别温馨。每年夏天的暑假,我几乎是天天都下水捕鱼,日出而起,日落而归,回家的后,先是将鱼虾放在盆里用井水冲洗,然后自己在跳到河里洗一下,最后再用井水冲一下自己,然后就开始盘算着那些鱼虾大概能买上多少钱。

二十年过去了,那口老井,早已经没有了踪迹,那片林子也被房子给取代了,而家里的那口小井,每年回去,我还是吃它里面打上来的水,父亲在1995年的是很,为那口小井有水泥和几根钢筋打了一个很沉重的井盖,起因是一只小鸡不小心掉到井里淹死了,而那个井盖,可能是父亲留下的唯一遗物了,知道现在,我提起它,还是觉得很沉重。

转载请注明:http://abbeytvl.com » 那两口井

小雪转中雪

10 Comments On 那两口井

  1. avatar

    已阅,不错!

  2. avatar

    俺不喜欢抓鱼,喜欢吃鱼。
    积攒积攒以后出本回忆录吧。

  3. avatar

    光光最近一直在回忆过去,呵呵,也可以抽时间憧憬并计划一下未来。

  4. avatar

    我怎么想到了贞子的那口井,太恐怖了。

  5. avatar

    你的文章都很精彩,寓意深刻,文笔挺好

  6. avatar

    童年,感觉隔了好久远啊!

  7. avatar

    我家也有口井

  8. avatar

    光光哥,你写的日志越来越像小学课文了,咱是看不下去的了,不爱看非小说故事类的文章啊。
    以后你就是咱的光光哥了,一路阳光MM就是光光姐,哈哈……

  9. avatar

    消失的旧时光1943

  10. avatar

    😀 井估计很少见了。。

| 真的AJAX提交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