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钓红庙第一夜

南京江宁区谷里南,正方中路一直向西,接上牛首大道再和银杏湖大道就构成了这片地方最宽阔却又“人迹罕至”的十字路口了,除了鸟语花香便是青草和河水的味道了,上了牛首大道继续向西,经过一个草莓园,再经过一个路边的土地庙,再往前一点点便会发现一条水泥小道接上公路,沿着水泥小道向南一公里左右基本就是尽头了,爬上一个小山坡便能看到红庙水库,毫无疑问,这里是夜钓者的天堂。

入夏一来第一次连续几天的高温,也终于让我耐不住性子决定晚上夜钓了,根据以往的经验,白天连续高温,晚上的鱼儿会吃的很勤快,而我的目标很明确,钓一斤以上的大鱼,对我来说,在野塘里能钓到一斤以上的鱼就算很不错了,我称之为大鱼。

傍晚开着摩托车行驶在青灰色的柏油路上,在追赶夕阳金色余辉的惬意里肆意挥霍着路边被不停甩在后面的绿色,而凉爽的风将人吹得软绵绵的,很想入睡。到红庙水库的时候,水面是那么的平静,没有风也没有浪,只有夕阳洒在水面上的古铜色的黄,于是水面成了一面巨大的铜镜,但是却还是让人感觉到水的柔和,所以,水就是水,不管它何种形态何种色彩。

对于夜钓,选窝点很重要,不必离岸边太远,夜里的鱼是不讲规则的,大鱼到岸边是很正常的事情,同时由于夜里视线不好,即便是夜光漂也得放近点才能看得清楚。我选了一片有水草的水域,这对夜钓难度比较大,草多,下钩很麻烦,不过鱼也多,在那片水草里我选了一个我深深吸口气能感觉到鱼腥味的窝点,撒了点鬼米就上去跟水库边小屋里的老头闲聊去了。

老人家姓荀,住在水库边看水库的。我向老人家了解了红庙水库之前的历史。原来红庙水库以前一直是承包给私人养鱼的,后来谷里镇政府发展生态谷里,不允许污染水源,也就不允许在水库里养鱼了,这几年一直是野钓者的天堂,去年不收费,每天都有一百多号人在这里钓鱼,平均每人每天都能钓三五斤,再后来有几个不自觉的安徽人,天天晚上下丝网,每天弄走几百公斤的鲢鱼,这才有了老人家看水库的现实状况。据老荀讲,水库里被人钓起的最大的鱼有50多斤。

晚上七点钟,太阳基本落山了,我把帐篷搭起来,白天钓鱼的人也走光了,偌大的一个水库只有我还在水边,看消息,说是今晚是超级大月亮,百年难遇,晚上夜色应该会很美。顾不得欣赏美景,开始下钩钓鱼了,似乎运气不佳,人都说有月光的的晚上不宜钓鱼, 难道真有这么回事。

到晚上十点的时候鱼也没咬几下钩,钓上来几条手指长的白条,十点到十一点半鱼儿是一口都没咬。随着硕大的月亮的升起,夜也变得越来越凉,水面上不时传来水鸭的叫声和大鱼跃起扑通扑通的声音,一个多小时没咬钩实在是有些困了,于是决定回帐篷睡个把钟头,帐篷里的防潮垫,还算暖和,不知不觉也就睡着了。

湿漉漉的感觉,怎么回事,半夜里还是被冻醒了,透过帐篷顶部那块透明的纱布,月光混着雾气洒进来,凝结成极低晶莹的露珠,帐篷外不时有虫子和蛤蟆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碰两下,看来是睡不成了,再睡非得感冒不可,看了看手机正好夜里十二点半,于是披上湿漉漉的外套,继续下钩夜钓了。

这鱼儿咬饵的积极性似乎没有一点提高,等了半个小时一口没咬,我尊在河边,手机拿着杆子,感觉自己快成一个木墩了,半个多钟头一动不动。水面上升起了寥寥的雾气,往河边扑来,扑到岸边的草丛里,于是草丛消失了大半截,到处都是雾蒙蒙的水汽,水面上偶尔有优雅的线条隐约地飘过去,手电筒找过去便会发现是蛇。想起来了二十多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父亲带我出去逮鱼的,那可比现在艰苦多了,也是从那时候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会逮鱼,逮好鱼,逮大鱼,给一年到头吃不上几顿肉的家里改善改善生活。

又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眼睛死死地盯着浮子,脑子里却努力回忆着父亲那晚的身影,父亲去世已近十年,可是想到的关于他的往事却越来越多。突然间浮子隐隐约约地动了,我思绪一下子被浮子拉回了现实,赶紧把鱼竿握得更紧些,浮子的动作越来越大,很有规律,很像是鲤鱼,终于很快浮子开始大幅度上浮,我抓住机会提杆了,杆头梦地往下一沉,鱼上钩了,我往回一拽,鱼竿优美的弧线出来了,同时鱼半截身子都露出了水面,开始噼里啪啦地折腾,不过胳膊终究拗不过大腿,不到一分钟就被我拖到岸上了。

果然是条拐子,还是大肚子,大概一斤半重,这是我在野水里钓过最大的鱼了,喜悦完全让我忘记了夏夜的冷和疲倦,赶紧把鱼放往里,迅速地又下了一钩到窝里。还没从喜悦中走出来,浮子又开始动了,规律跟前面一样,我知道又是条大鱼,一定得抓住机会,也许错过了它就不咬钩了。浮子还是准时地向上大幅度浮起,我迅速地拉起鱼竿,这次沉的力量很大,我感觉杆子快要承受不住了,赶紧松了松,然后试图网上拽,结果鱼在水面下几个大的浪花掀到水面上,产生了极大地力量,我只要又松了松,然后再试着往岸边拽,这次鱼从水下掀起了更大的浪花来,接着杆子就失去重量了,我知道鱼跑了,连它到底有多大都没看到。

跑了条更大的,实在是有些丧气,还是缺少溜大鱼的经验,要不然它也跑不掉,有点抄之过急了。让它跑掉也就算了,窝点里岸边本来就不远,水深只有一米多一点,它这边一闹腾,我估计把窝点下的鱼也都吓跑了。不过我还是放下了鱼饵,试试运气,半个小时过去,浮子没动,一个小时过去,浮子依旧没动,困意又袭上来,不过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好像父亲就在身后看着,儿子不错,搞了条大的,有口福了,其实父亲喜悦的时候很少开口,只是他满意的笑容让我无法忘却,不管怎么样,我可以安心地睡了,钓上一条已经知足了。

三点了,月亮渐渐地落下去了,天空开始变得黑暗,不过再过一个钟头,便是凌晨四点了,凌晨四点有一种色彩,叫做大发排列3,那是希望的色彩,而对于如今的我来讲,它只是一种回忆的遗憾的色彩了,不管怎么样,我想,我睡一个钟头后,我会看到它,然后喜欢它,在它的色彩下继续晨钓。

小雪转中雪

5 Comments On 夜钓红庙第一夜

  1. avatar

    厉害啊,哈哈

  2. avatar

    我以前也乡下老家钓过几条一斤多的鱼,那时条件很简陋,直接是竹竿。
    不过你的文字中充满了对父亲的怀念,希望他老人家在天堂一切都好。

  3. avatar

    羡慕啊!钓鱼,对我来说已经成了久远的往事了。一是忙,二是不愿再杀生。

  4. avatar

    牛逼啊,还搞夜钓,我钓到的最大的也就是半斤或七八两的鲤鱼

  5. avatar

    夜里垂钓野营,多几个朋友,感觉应该会更好。

| 真的AJAX提交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