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老尸

一个月之前的谷里小镇,像往常一样平静祥和,全镇唯一的大超市“好又多”依旧让对面苏果门可罗雀,也有在城里都难得见到的有着不食人间烟火气质的高雅美女偶尔出没在大超市里;崭新的小区和小镇干道旁的商品房依旧掩饰不了这里的人烟稀落,每每晚上八九点后,小镇也就几乎看不到亮着的霓虹,像是被世界遗弃的一个角落。

新民花苑,这个拆迁安置小区,同样的跟往常一样没有太多人气,老人们占据了大部分活物的风景,他们三五成群,只要不是下雨,他们总是找一个角落静静地坐着,不怎么讲话,也看不出脸上的表情,或许是因为岁月刻下的痕迹太深了,他们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偶尔经过的年轻人,他们唯一羡慕的只有别人的青春,而他们唯一可追忆的是他们自己的青春。

94栋,小区的最边缘,紧挨着对面的一个个小山头以及淹没在山头里烯稀落落的村子,而一单元则是94栋最边缘的地方,所以最幸福的位置是101-106室,春天的时候可以看尽油菜花以及远处的青山绿水,而我也算是幸运,联系到了202室的房东,并且成功以450元/月的价格把这套装修很好的房子租了下来。

十五个月前,我应该也是第一个住进94栋楼房的人,后来陆陆续续搬进来六七户人家,直到今天,整栋楼48套房子,住上人的依旧只有七八套,也因为如此移动的2M宽带,下载速度都算稳定在1.4M/s
,跟电信的8M完全一样,只不过价格才399元一年。大概三个月前101室终于住上了人,一个老人。

自从101室的老人住进去,这单子似乎热闹了一些,因为老人看电视总是把电视机声音开得很大,几乎每天下楼时在101门口都能听到。不过这种环境并没有持续太久,大概一个月之前便再也没有听到101室有过声响,再也没有看到101室的老人出入,也大概是一个月之前,每次怕楼梯上楼时总会隐隐约约闻到一点动物尸体腐烂的味道,死鱼,死老鼠都有可能,这么偏远的地方,谁又会在乎呢。

两个星期前的一天早晨,真是让人非常有成就感的早晨,我钓了条五斤左右的鲤鱼,胜利而归,可是当把楼的时候被一阵恶臭搞得兴致全无,我又在家门口的各个角落检查了一下,依旧没有发现什么老鼠等小动物的尸体,而且找不到臭味的来源,总是一阵一阵的,我也只能继续作罢,进屋去关紧门窗,至少家里没臭味。

早上的臭味已经让人难以接受,到了下午和晚上的时候,臭味愈发明显和浓烈。晚上,我实在忍不住,去敲了302室的门,应声的是个妇人,不过并没有开门,要是我,我也不会开门,这种地方晚上敲门当然让人感到一丝不安,我只能在外面喊话,问她这些天有没有闻到楼道里的臭味,这时候她的丈夫把门打开了,说他们一家人都闻到了,还猜测是不是一楼的老太出事了,她老婆立刻让他别胡说八道,其实他所说的,跟我心里所担心的一样,101的老太太是不所出事了?

我忍不住,只能去小区门口,喊了物业的两名50岁左右的值班保安,他们两个人很快就过来了,一进楼道他们就说这味道确实不对头,然后说先去检查地下室,非要让我跟他们一起去,看得出来他们的胆够小的,我们三人去地下室仔细检查了每个角落,每个地下室房间的门前,没有闻到味道,很快否认了恶臭源头在地下室的可能。

然后我们三人开始上楼,发现一楼,二楼,三楼均有味道,而且分辨不出哪个楼层的味道大,302的对门301一直住着人,基本排除丑味源头可能。后来两个保安没辙,说还算报警比较妥当,他们商量了一下让我报警,我不知到为什么非要让我报警,但是为了弄个水路石出,也这能报警了,大概十分钟后,三个镇上公安局的警察就过来了。

他们身上的烟味比较重,一看就知道都算烟鬼,然后我们六去个人就一起进楼道,奇怪的是,臭味突然闻不到了,然后我们上了实际级台阶到了101门口,还算闻不到什么味道,我深呼吸了一下,才总算闻到点臭味,我让他们仔细闻闻,他们仔细闻闻后也确实闻到了臭味,只不过比之前保安在的时候淡多了,然后二楼,三楼都大致检查了一下,我还带他们到我家里检查了一下,以示清白。

楼上我们没有任何发现,于是我们在楼下沿着一单元周围转了一圈,依旧没有任何发现。我请保安用手电筒照一照一楼的阳台,看能否发现什么,因为一楼离地面也有一两米高,结果照进去只发现几件挂在晾衣架上的衣服,不过这使用越发感到不安,一个月都不见有人出入101室,为何阳台上还整齐地挂着几件衣服,至少说明人没有搬走。

最后警察同志准备下结论了,估计是野地里死了小动物的尸体味道飘过来的,一阵一阵或有或无的,如果所人的尸体味,会熏的人都占不住脚的。被他们这一说,我还真有点释怀了,不过我还算把怀疑的101老太可能出事的想法跟他们讲了,在我的要求下,他们敲了101房间的门,我在门外期待着有人开门,但是敲了一阵子,毫无反映。到此,闹剧似乎该结束了,警察同志们也就回去了,而我也只得一个人上楼去,路过101门前的时候,我还是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时间就这么过着,又差不多一个礼拜过去了,前半个礼拜臭味淡了很多,可是周三之后味道变的非常大,一天比一天浓烈,我上楼都算摒住呼吸了,直到礼拜天晚上,我推开窗户,一股恶臭便扑面而来,我立刻又关起了窗户,关得紧紧的。这时候,楼下传来几个人的讨论声,我向下望去,原来是三楼的男人和两个保安,于是我也打开门,摒着呼吸下楼去弄清楚情况。

三楼的男人情绪似乎有些激动,说实在忍受不了这臭味了,找了值班的两个保安。我想这次必须要弄个水露使出了,该敲的门要敲,敲不开的要联系房东,必须把门打开,特别所101,102,201三套没有人居住的房子。我跑到102房间的窗子前闻了闻,没发现更浓烈的味道,而直觉告诉我最好别去101窗户前闻,所以我闻过102的窗户便回旁边看着了。

大概半个小时后,房东被找来了,房东和两个保安就上一楼准备开门了,我站在101门口几米远的地方看着他们开门,并未跟着他们一起。当房东的钥匙转动的时候,我想每个人都很紧张。门终于被开了,并未完全拉开,面前容纳房东和一个保安把一只脚踏进去,不过他们的踏进去的脚还没站稳,立刻便退了出来,一股让人站不住脚的恶臭冲了出来,三个人赶紧快走下来。保安的嘴里念叨着:“不得了,真出事了!满地尸水,老太太在其中一个小房间,半依在床上,有只拖鞋都快在尸水上漂起来了!”。

一瞬间,平时极其安静的角落热闹起来,小区的老人门,中年妇女,男人们,纷纷跑过来,胆大的到楼下打听情况,大小的,站在一百多米远的地方远观。不一会警车来了,也是三个警察,不过不是上周的那三个,立马他们拉了一圈警戒线,然后三个警察先后都进去看了,然后都出来带口罩,一个瘦瘦的小伙子,拿着摄像机进去了,大概十分钟才出来,很普通的小伙子,谁都不会想到拍完腐烂尸体后的他,面部表情是那么的坦然。

警察忙得差不多了,然后开是联系殡仪馆,我听到他们的对话,殡仪馆晚上还不想过来弄尸体,还想让尸体在房子里继续放一夜……这时候这个老太太的女儿也过来了,老远就开始哭,还说要进去看看,警察稍微劝了她半句,她就戞然而止了,也不要进去看了。这个女人,在来之前已经被围观的老人们骂得连畜生都不如,可能她也猜到了会被人谴责,所以假惺惺地哭了几声。

这时候有个警察找到我,问上周是不是我报警的,然后便把我带到公安局录口供了,那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口供大概录了个把小时,最后我就跟录口供的民警闲聊了二十来分钟,聊聊彼此的工作生活,似乎跟案子没关系,走之前按了手印,回去的时候录口供的警察坚持要开车把我送回去,虽然只有二十分钟的步行路程,但是有个车送送更快些。

录口供的过程中,那位警察老兄总是时不时地闻闻自己的衣服,送我回去的途中他又闻了几次,然后感叹:“怎么这么久,还有臭味,就进去两三分钟而已!”。警察跟我说,老太太72岁,有一个女儿,住在市区,老太太还有一个弟弟,也住在市区。老太太的女儿花了四百块钱在这偏远的地方租了这套房子让老太太一个人独自居住,一个月没有电话联系,也未曾来看过老人。警察同志还跟我说,晚上不要住家里了,臭味太浓了,而且这事情换谁都会有所忌烩。

上楼的时候,一口的门半掩着,等开着,尸体已经被弄走,我试着呼吸了一下,一股恶臭加载着消毒水的味道更加难闻,跑回家,关上门,想想还算别下去了,就在家将就一晚吧,至少家里没什么臭味,门窗都封死了。想着老太太腐烂的地方,离我的床直线距离不到两米,而且跟这样一具尸体这么近距离,全然不知地生活了一个月,觉得后背凉嗖嗖的。

晚上失眠了,翻来覆去都没睡着,三楼的人家也是一夜没睡,收拾了一夜的东西。我也算好不容易才撑到天快亮,睡了两个多小时。三楼的人家就搬走了,而我也收拾了几件日常用品放在小背包里,打算出去流浪几晚上,挨到周末搬家。在这令人恐怖的尸体背后,还有更令人恐怖的东西,那就是披这人皮的老太太的女儿。72岁,出生在如火如荼的抗战岁月,她挺住了,五年的抗战没有夺去她的生命,解放战争她又挺住了,三年自然灾害,大跃进,文革,这些苦难她都挺过来了,而最后在这和平年代,凄惨地死去。
2012年9月24日,于东善桥小旅社。

转载请注明:http://abbeytvl.com » 小镇老尸

小雪转中雪

10 Comments On 小镇老尸

  1. avatar

    原来是被吓蠢的呀

  2. avatar

    一开始看着像小说啊,这样的儿女太冷漠了

  3. avatar

    没想到博主也是南京的。

  4. avatar

    道德沦丧的社会 悲哀

  5. avatar

    难怪现在的老人都不喜欢去养老院……怕死得不明不白的

  6. avatar

    看了之后,心底被触动了

  7. avatar

    人间悲剧

  8. avatar

    好久不更新了嘛,被吓到了?哈哈。
    想问一下博主分段缩进2格怎么实现的额?

  9. avatar

    一开始看着像小说啊,这样的儿女太冷漠了

| 真的AJAX提交哦

发表评论